阅读新闻

这个神秘实控人欲将旗下俩公司上科创板 但它们却相互“打架”了

[日期:2021-06-30]

  【这个神秘实控人欲将旗下俩公司上科创板 但它们却相互“打架”了 保荐人行为也难理解】或许是尝到科创板上市的甜头,铂力特实控人折生阳又欲将旗下公司华秦科技推上科创板。华秦科技全称为陕西华秦科技实业股份有限公司,本次拟公开发行股票的数量不超过约1666.67万股,发行后流通股股数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%。

  或许是尝到科创板上市的甜头,铂力特实控人折生阳又欲将旗下公司华秦科技推上科创板。

  华秦科技全称为陕西华秦科技实业股份有限公司,本次拟公开发行股票的数量不超过约1666.67万股,发行后流通股股数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%。

  但IPO日报对比华秦科技和的申报材料发现,关于折生阳的信息,两家公司有着不一样的说法。

  据了解,华秦科技主要从事特种功能材料,包括隐身材料、伪装材料及防护材料的研发、生产和销售,产品主要应用于国防武器装备。

  华秦科技申报稿显示,公司前身华秦有限系由华秦公司在2012年7月由集体企业改制设立,华秦公司则系一家成立于1992年12月的集体企业。

  具体来看,陕西省科学技术委员会于1992年11月下发批复同意成立华秦公司,性质为集体所有制科技企业,主管单位为陕西省科技咨询服务中心(下称“陕西科技”),注册资金总额为50万元。

  资料显示,陕西科技是1982年4月经陕西省人民政府批准成立的社会公益性事业单位,隶属于陕西省科学技术协会。陕西省科学技术协会则属省级人民团体,由省委直接领导,省委副书记代表省委分管科协工作,省政府一位副省长分工联系科协工作。

  虽然华秦公司明面上的主管单位为陕西科技,但实际出资人为折生阳。直到2012年7月,六和赌船,陕西科技才摆脱这层身份。

  不过,www.067222.com,折生阳并没有马上成为华秦有限的股东,其外甥王彦东、弟弟折海阳、折海阳妻子白红艳、折海阳女儿折蕊均曾为折生阳的代持“工具人”。黑码堂高手纶坛

  对于代持的原因,华秦科技在申报稿中表示,折生阳因在担任总经理,加之铂力特当时成立时间较短,市场开拓等事务较为繁忙,因此其通过亲属进行华秦有限的股权代持。

  折生阳开始成为华秦科技“明面”股东的时间为2016年5月,其完全解除代持的时间则为2019年10月。

  铂力特于2019年7月科创板上市,其上市当月的招股说明书中,折生阳只持有华秦科技65%的股权。事实上2019年10月前,折生阳虽然明面上只持有华秦科技65%的股权,但白红艳手中华秦科技26%的股权实际上属于折生阳。

  巧合的是,华秦科技此次IPO的保荐机构与铂力特IPO时相同,均为中信建投,且保荐代表人闫明和李旭东均为铂力特IPO的保荐代表人或经办人员。

  华秦科技在申报稿中仅披露,折生阳在1991年12月至1998年5月任职陕西科技。而铂力特招股说明书则更详细,其指出折生阳彼时于陕西科技担任中心主任、书记。

  上述两家为何对折生阳的身份描述“如此不同”?而两家公司的两个保荐代表人中,一个是完全相同,另一个也都经手了它们的IPO过程,为何当时不披露代持情况?

  关于公司是否为实控人特意隐瞒代持、隐瞒的目的,以及保荐代表人彼时是否知情等问题,IPO日报向华秦科技发去采访提纲,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。

  财务数据方面,华秦科技2018年至2020年(下称“报告期”)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756.09万元、1.17亿元、4.14亿元。报告期内,华秦科技的第一大客户均为A集团,对A集团的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99.42%、98.71%以及87.94%。

  虽然收入持续增长,但华秦科技的归母净利润却像“过山车”,报告期内分别为1024.99万元、-1.06亿元、1.55亿元。

  其主要原因是,华秦科技2019年及2020年确认的股份支付费用较高,金额分别为1.68亿元及1889.21万元。

  2019年10月,华秦科技会议通过第一次股权激励方案,彼时测算公司整体估值只有3.5亿元。

  不到一年,华秦科技于2020年8月会议通过第二次股权激励方案,彼时公司股权激励股份的公允价值按照公司整体估值10亿元测算。华秦科技报告期内总股份均为5000万股,按此计算当时每股估值为20元/股。

  而本次IPO,华秦科技拟募集资金12.8亿元,发行不超过1666.67万股(占发行后总股份的25%)。以此计算,华秦科技达到募资目标时,每股估值为76.8元/股,相较数月前增涨了284%。